站务QQ:1137112021广告:13183108175

大米平台注册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广播台

查看: 1639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旅途故事] 漫步马市街:西门桥外寻旧梦,自古民情事商贾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3-14 17:09:24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来源:卫辉慢生活
作者:平沙落雁

寻梦马市街

□平沙落雁

初次到卫辉的人有三个地方必看,一是望京楼,二是护城河,三就是马市街了。到马市街并不为买东西,只为一睹古城这条最有名的地标性商业老街的神采。也许,马市街只适宜出现于人们的想象之中,近看反倒没有多大意思了。但只要翻开古城的历史,这个街名总会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的眼前停留,渐次化为翩翩的形象。多少年来,这里的商业气息一直很浓郁,往大了说,其繁华热闹的程度就好比上海的南京路,北京的王府井。往小了说,不亚于新乡的胖东来和卫辉今天的建业广场。卫辉虽说是一个文化古城,但谁要说古城人重文轻商,马市街会一万个不同意。

北马市街上的玄帝庙和过街楼

据《晋书》载,西晋泰始五年(269年),晋武帝司马炎给汲郡太守的诏书中,就有“禁止游食商贩”之令,限制百姓从事商业活动。由此可见,本地当时已有商业经营。明万历《卫辉府志》载,没县“民情颇事商贾”,这又是一个佐证。清朝前期,官办商业扩大,更加刺激了私营业发展,南北马市街大小商铺鳞次栉比,吆喝声,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。那些拖着一条长辫子的主,袖子里藏着大宗的银票,看上的就是咱这的“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”。当时马市街较大较有影响的商号有:“祥盛永”杂货店,“贾三合”洋布绸缎庄,“骏记”百货店,“福兴久”油房,“振兴永”鞋庄等。现在想来,马市街这一生的全部悲喜剧,其根源也正在于此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马市街更是得天独厚,俨然成了古城最热闹最具人气的商业中心。市区仅有的几座高楼,如百货,食品,副食品,纺织品,服务,医药等大楼,包括邮电,银行,五金交电,新华书店等单位,全都齐刷刷地聚集在这里。如此大有作为的壮举,在顾盼生姿的晚明夕照图中,无疑是极富力度和光彩的一笔。

九十年代中期位于南马市街的袁世凯旧居内貌

我总在想,要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。偏偏马市街这个多少有点古怪的街名,一不留神便把人们向着商业文明狂奔的脚步,又一下子拽回到幽深的历史,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思索。

马市应该是这条老街最初的梦想了。据说,马市街元朝时曾为马匹交易市场,故名。地方志所记就这么简略,简略得令人惆怅。那就只好想象了。凡读过金庸的人都知道,马市多形成于古埠重镇,江湖多大,爱马者的觊觎之心就有多大。一个骑白马的壮汉,哪怕只会几下三脚猫的功夫,指不定就能收获一片芳心,一匹宝驹的争夺,眨眼间会导致整个武林的血雨腥风。更何况是在元代,蒙古人已将马背上的那份洒脱玩到了极致,成吉思汗的铁骑,横扫欧亚大陆无人能挡,举国上下爱马之风气尤甚,就好像今天的人们爱车一样。在此,你无需探寻马的嘶鸣能传多远,也无需求证马市上是否真的有“汗血”和“赤兔”,这并不重要,你只需猜一下双方成交时彼此脸上显露出的喜色,便可以想象到昔日马市街那无与伦比的辉煌。到了明清时期,南马市街改为茶市街,为茶叶买卖集中的地方。北马市街改为估衣街,专卖服装,包括制作衣服的配料,还有与之匹配的鞋帽店,皮货庄,也簇拥在估衣街上。难怪有歌谣唱道:“卫辉府,有富家,估衣街上好繁华”。

北马市街上随处可见六七十年代的建筑风格

可惜这些历史的遗迹如今早看不到了,所保存完整的只剩一个玄帝庙。

玄帝庙能风风雨雨一路走过来,也算是一个奇迹了,能在寸土寸金的马市街生存这么久,让人不得不叹服民间信仰的力量。玄帝庙座落在北马市街中段路东,与斜子街交汇处,为明万历年间所建。因庙里敬奉的是玄天上帝,故得此名。

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这个玄帝。

在商朝末年,纣王无道,作恶多端,偏有六天邪魔,助纣为虐,引领诸鬼怪到凡间伤害无辜百姓。玉帝降旨:阳以姜尚伐讨,阴以玄帝收魔。玄帝领命,率十万天兵天将,与六天魔王激战于洞阳之野,终将众鬼怪皆锁于鬼域丰都大洞中,永世不得为患。为表其功,元始天尊特赐其尊号为玉虚师相玄天上帝。从此,历朝历代各地便兴建起玄帝庙,开始享受人间烟火。

该庙现有山门三间,中殿五间,庙内立有“灵雨殷零”一高大碑刻,碑文为寸楷,看上去端庄秀丽。

从玄帝庙出来继续向东走,不足百米,便是袁宅袁公馆了,这是马市街身上又一处显赫的胎记。

八十年代卫辉市最高建筑——市百货大楼

袁公馆位于现在的汲水镇政府院内,是袁世凯在台上时委托朋友何蓝芳在汲县购置的一处别业,此宅原为山东大财主刘小五的当典铺,移走之后,袁世凯对原来的房舍大加修整,携眷暂住,因非袁氏正居,又叫“袁氏别业”。宅分为东,中,西三个大院落,前后共有房屋百余间,每个大院子里还有五进小院,四面瓦房的小院之间都能相互穿堂通过,规模宏敞,在当时全县建筑中首屈一指。宅后直通马神庙坑,为袁氏花园,占地约四亩,与地坛街相邻。

那么,袁世凯明明是项城人,可他为何要在汲县买房呢?

这只能说是一种情结。尽管民间有“袁生于项,长于汲”之说,但苦于查不到实据。不过,老袁对卫辉自始至终怀着一种特殊的情感,这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九十年代袁世凯旧宅内的老榴树

在此之前,袁世凯因出卖维新变法,博得慈禧老佛爷的信任,自此平步青云,先为“山东王”,继而直隶总督,后又兼北洋大臣,这让很多同僚羡慕嫉妒恨。当慈禧和光绪相继病死不足百日,一向视袁世凯为心头大患的摄政王载沣,便以“开缺回籍养病”为由将袁赶出了京城,可见袁当时境遇之险。要不是有张之洞的孙女嫁与袁世凯的儿子为妻这层关系,殿前力保,恐怕袁难逃杀身之祸。1908年1月6日,袁世凯从天津小心翼翼地进京向摄政王“谢恩辞行”,发誓以后不问世事,然后灰溜溜地回到了河南。但他却没有回老家,而是隐居到卫辉府汲县的袁宅。

古城的遗迹已经拆得差不多了

这时,摆在袁世凯面前的只有隐忍这一条路,他只能装出一副寄情山水,不予时政的隐士模样,韬光养晦,等待时机。因为朝中的敌对势力还在暗中盯着他,随时要抓他的把柄,他只有把戏做足做够,演得逼真,方能避过这场劫难。据说,袁世凯罢政后在卫辉居住了将近一年,他在辉县的“啸竹庐“建好后才离开。在汲县的这些日子里,他白天读书学斋,晚上却高朋满座,三天两头有来自京津的冠盖,悄悄地晃着晃着便进了袁宅。志在东山再起的袁世凯也不忘与卫辉当地的名流交往,并很快建立了自己新的朋友圈。群里有徐世昌,时任邮传部尚书,袁的儿女亲家;有王锡彤,著名实业家;有李敏修,中州大儒;有端方,时任两江总督,袁的儿女亲家;有张振芳,项城人,袁的表弟;有徐世光,徐世昌之弟;有赵秉钧,汝州人,曾任过代国务总理;有袁乃宽,项城人,袁世凯的私人管家,曾任北洋政府农商总长。

就这些了,为保密起见,其余的全给删了。正是他的小心谨慎,瞒过了京城的那些政敌们,使他在马市街安然度过了人生的困难期。

九十年代初期旧城改造后的南马市街成了这个样子

传说,就在袁世凯离开卫辉的前一夜,官驿街一拾粪老头遭遇了一件咄咄怪事。这天他照例起得很早,刚走到老鳖坑附近,便隐隐约约看见地上有一团团的黑物在蠕动。起初他以为自己看走眼了,待弯腰细瞅,这一惊非同小可,原来是好多老鳖在地上爬,领头的个大状如锅盖,脖子伸老长。他忙闪到路边,好大会儿才过完。他心生好奇,便一直跟着,一出北阁门,眨眼的功夫踪迹皆无。后来老头逢人便说,我这辈子算开了眼了。年轻人听了直笑:您瞎编的吧。

我也认为是瞎编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世上的很多事谁又能桩桩件件说得清楚呢?

1911年9月,袁世凯重出江湖,先任内阁总理大臣,后又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。据说,他带走了不少卫辉人,留在身边为他服务,其中就有马市街的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2威望 +20 金币 +11 收起 理由
曰曰 + 1 赞一个!
世态有点炎凉 + 20 + 10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沙发
发表于 2018-3-15 18:12:53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不知为什么,读了此贴有点伤感,历史不再重来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